西宫佐伊

【孤独这种感情,总是自己来承担的】

     是不是很多时候,我们都是这样的:本来遇到了很有趣的事,很好吃的美食,很美的风景,拿起手机准备发个朋友圈的时候;郁闷的时候,委屈的时候,伤心的时候,想发个朋友圈,暗示一下希望得到别人安慰的时候;压力很大,想放弃的时候,愤怒的时候……想用两行字被别人关注的时候,脑海浮现的却是爸妈叮嘱的语气,上司带着批评意味的调侃,男        (女)朋友的眼光,便匆匆删掉了一切文字。

      渐渐的,自己主动疏远了社交。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,躺着床上打开手机,微信,朋友圈。点了赞又取消,评了论又删除,真实吧。总是害怕自己短短的几个字对别人产生影响,人与人总是很虚伪,即使这样也必须做令人讨厌的自己。我们也经常会充当这样一个角色吧:总是习惯性地安慰别人,在自己难过的时候却只是抱紧自己,等待睡眠和时间冲淡一切。慢慢就麻木了,这样,就早已习惯了存在感接近虚无的样子,偶尔被关心了:“没事的,我能自己挺过来,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  忙里挤出时间请恋人吃饭,以为ta是会认真倾听你话语,会理解你的人,“啊啊最近真是累死了,天天加班,都没时间陪你了。”沉默半晌,换来的是ta冰冷的话语:“我们分手吧,你都不会关心我,只是在乎你自己吧,呵。”ta也许不知道,你可能为了这一点点时间,明天要听老板的责骂,受着同事那样的眼神,再加班到半夜。当你难过的时候,总有人比你更难过。

      你已经很难过了,很伤心了,很累了。可是没有人理解你。我们都是一样的人,我能理解的。孤独这种感情,总是自己来承担的,不是吗?


【钟岚】(一)梦醒

·微ooc

·之后会整一个合集

阿岚&钟函谷

微ooc

(一)梦醒

“姐姐!”

少年从梦中惊醒,直直的坐在床上。指尖轻抚颈上的刀疤,如往常一样,没有痛感。这样的情况持续有多少天了?自从从钟函谷那里取回姐姐的骨灰盒开始就这样了吧,他想着。少年褐红的眼中氤氲起雾气,梦中出现的旧人故园,于他而言已是回不去了,借助方舟也只能可望而不可即地看着大火中升起的滚滚浓烟,父母的惨叫以及那女人嫉妒、丑恶、令人无比痛恨的面容。那一日遭受的一切,都如同走马灯一幕幕浮现。他偏头看向数天前从万葬亭拿来的骨灰盒。

“那个奸商不会对姐姐的骨灰做了什么手脚吧。”少年自言自语道。

“阿岚,我进来了哦。”

女人轻柔的声音从门缝传入房间,少年听闻慌乱地用长袖抹去眼泪,不料竟越抹越多。

“姐姐…”被唤作阿岚的少年撒娇似的蹭蹭莲花端庄素净的面庞。

“阿岚又做噩梦了吗?”她轻摩他女子状的短发,将少年的身躯拢进自己的怀抱。

“嗯…”他乖巧地点点头。“姐姐,我今天想去一趟万葬亭,我…我要找那死变态问些事。”

“什么事那么支支吾吾的,不好意思的话姐姐陪你去。”

“不不不!姐姐,我、我自己去!你不要跟来!”阿兰迅速挣脱了莲花的怀抱,往后退了两步说道。

莲花先是愣了一愣,后轻笑道:“好,岚长大了,自己去吧,小心安全。”

“嗯。东方古街有雯梓姐姐在呢,那个死变态若是敢对我做什么我就去找雯梓收拾他。”

“不得无礼,要叫先生。”

“哦…知道啦”

少年蹦蹦跳跳走出了海湾侧城的新家,好久没回东方古街了,现在是什么样呢?